小时候,家乡在印象里是一个地名;外地求学时,家乡是寒暑假;漂泊在外,家乡是▕复杂的情愫,是父母的牵挂,是味觉的思念,更是记忆┍中的味道。远在他乡时,最渴望的事,就是能吃上一顿地道的家乡风味。

高中一毕业,我便独自一人去了澳洲留学。刚开Д始的时候,人生地不熟。在另一个半球和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文化环境中,生活是一Ⅵ个人,学习是一个人,吃饭更不用说,还是一个人。比起家乡的●大家庭大伙ぷ儿围坐在╤一起吃吃喝喝的场面,一个人的饭桌冷清了不少。这些都可以接受,可对于每日三餐的食物,果腹尚可,其他的,暂且谈不上了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在异乡,吃简直是孤独的人唯一的慰藉,食物味道也就顺其自ε然地和в家乡联系在了一起,心胃〾相连,胃的满╪足,自然带来α心Ⅷ的温暖。澳洲的饮食习惯与国内大相径庭,虽然这里的生活|节奏缓慢,人们慵懒而闲适,但工作日没有单独的午餐时间,每个人最多只会有半小时的时间轮流吃饭,因此大多数当地人以快餐为主,午餐通常在面包店、甜品店或熟食店解决,吃的也λ多是牛肉、家禽类肉制品做成的各种点心,比如腊肠卷、三明治、肉§馅饼等。纵使有各类奇珍海鲜水产,但终究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对家乡菜的思念。

为了能够在异乡找∕到“家”的感觉,我→爱上了逛ⓛ菜市,精心挑选那些活蹦乱跳的生鲜水产、硕大的西兰花、鲜嫩的黄瓜、通红的辣椒等当地食材,力求以他山之“食”烹︼︽︾调出家乡之味。煎一颗荷包蛋,⿲煮一ξ锅热气腾腾的ω香菇鸡肉面,往里丢几片青菜,别有风味,升腾起来的除了香气,还有一种自在的幸福感。

对于长♣期漂泊在外的留学生ρ来说,没有独自在异乡厨房叮叮咣咣研究家乡料理的时光,就很难知道这种久违的家乡味。回到家乡,闻到空气中裹挟着泥土的芳香气味,那是故土的味道,激动得直跳脚;听到声声鞭炮声带来的喜庆气息,那是新年的味道⊕;⿸而隔着阡陌纵横的小巷,还没有走进家门,…烤秋刀鱼的香气就扑鼻而来,那是妈妈的味道……

这么多年过去,妈妈做的秋刀鱼,工艺↹依然相当考究,看着她烹饪,都是一种享受。秋φ刀鱼的腥味稍重,妈妈通*常会在洗净的鱼中加入料酒,腌制10分钟,以去除腥味;秋刀鱼鱼皮容易沾黏,所以她会在烤盘上铺上Ц锡箔纸,并抹少许沙拉油,防止鱼身粘在烤盘Ё上。一切准备工作⊥就绪,妈妈便将↕烤箱预热至220‖∠℃,然后放入烤箱内烘烤,大约12分钟,秋刀鱼颜色开始变黄,此时就可以取出来了。〖

为了使秋刀鱼均匀熟透并均匀上色,妈妈特地采用方太同温烤箱烹制。这款烤箱上下各有一●个温度探针对烤箱腔内温度进行探测,使烤箱内部温度的波动维持在3℃以内,层层处处都同温,并且运用了3D热风循环系统,无需翻面,也能让秋刀鱼受热均匀,烘烤更彻底。

(〆图示产品┝:方太同温烤箱Z2M7)

在烤好的秋▬刀鱼上撒上芝麻、胡椒粉,挤入柠檬汁。每一个小细节,都在还原食物中自带的那份质朴与温暖,不禁令人回忆起成长过程中的熟悉场‖景:刚从菜市采购新鲜食材回家的爸爸,每次一到饭点就系起围裙的妈¤妈,还有这久违的团聚与家宴。顷刻间,内心全然获得满足。

对于有些人来说,家乡味道可能是植物的味道、空气的味道,抑或是河流的味╩道。而对另一些人来说,离乡后,方知味乃何味。无论离家多久、多远,见识了世界☼上的好风景,尝遍了各种各样的美食之后,还是会觉得,舌尖最喜爱的味道是⿳妈妈的味道,是最熟悉的家乡风味。

如今终于回家,那些午夜梦の回里出现的烟笋腊肉、路边的小餐馆……一下子变得⿹鲜明和真实起来,午夜梦醒时的失落也被此刻的团聚和欢语所祛除。

看到满桌的家乡菜,感官又再次被激活,在推杯换盏的团圆饭时光中,春节的热闹光景融化于味蕾中,日思夜想的家乡味变成了最◎美好的年味。

回家吧,为我们安放于故乡的“食Ω界观”。